962乐游网 → 首页 → 游戏资讯 → 游戏杂谈 → 告别篇《永恒之塔》谨以此篇祭奠永恒和即将逝去的爱情

[乐游网导读]告别篇《永恒之塔》谨以此篇祭奠永恒和即将逝去的爱情

    第一次对你的印象,是在黄金门口。你顶着魔军总司令PIGxx的头衔傻站在邮箱旁,正准备过裂缝去天族赚点OBS的我十分邪恶带点嫉妒的想:这家伙肯定不敢出主城吧?那时候的自己,从未想过后来和你会有这样的交集。
   记得开了50,你拿到了千夫套之后变成天不怕地不怕的九等兵终于能和我们一起去天族狩猎了。和小轩、朵朵、沐菲组部队去因特龙精英爬山去找血海对刷点,看你在我身后笨笨的爬山却总是掉下去,蹲在男朋友家电脑前,我笑的乐不可支:原来司令也爬不上山。
   和小六子去推48FB军团长,灭团了无数次另外一个奶妈终于不耐烦的退队了。你屁颠屁颠的跑进来了,part 1,撞上保护膜。part 2,滑翔时候被法系怪打掉翅膀。part 3,…… 状况百出:怎么会有比我还笨的男生阿?
凌晨的手工房里,做了N把达人任务品匠人弓才闪出来的黑人小七在得得瑟瑟的搓材料,你跑进来要我帮忙做宝石眼镜,于是这个漫长无聊的黑夜里,就有了两个边搓材料边侃大山的两个人:谢谢你陪这个和男友吵架因为委屈而失眠的我。
   2009年11月,维系了三年的感情终于因为一个一直都存在的女人即将崩塌。我开始更加的沉迷在游戏里一味的逃避现实,这个小小的虚拟世界是一个龟壳,我躲在里面不想一切,忽视掉痛苦。我们在YY里聊天,QQ上视频,游戏里一起去深层杀人,打实体。视频可以聊一晚上,打电话可以把手机打没电,越和你接触越发现我们的共同点惊人的多,这时候我们会异口同声的说一句:你又学我。很久之后我才知道,你和我同样面临着感情的危机,我们两个都是被爱情遗弃的两个可怜虫,同病相怜的两个人那时却丝毫没有生出一点暧昧,关于爱情,或许我们都已经疲惫不堪。
听到你说要来北京玩,我很大方的说要做免费导游,本以为你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没想到你真的来了。从来没见过网友只好拉了一个姐妹一起去机场接你。初次见面并没有特别的感觉,只是很随意的,像一个相识很久只是长时间没有见过面的朋友,你总是叫我小P丫头忽略我比你大一岁的事实。我开始带你全北京城的逛和吃:后海、王府井、西单、工体、八大处、南锣鼓巷…… 烤鸭、炸酱面、灌肠…… 直到有天,烂醉如泥的我们还是擦枪走火了,虽然过程我毫无印象。
   面对你,我开始拘束,开始口齿不清反应迟钝。我是有男朋友的,虽然那段感情已经没有另我值得留恋的地方,但是我们这样算什么?我理性的让你必须离开,在一个墙壁和天花板上全是涂鸦和签名的批萨小店里,你提着行李箱离开,从小窗子看你离去的背影 回过头,发现眼泪把墙面上的涂鸦汪的模模糊糊好像全是你的名字。然后在那里发呆到很久。
思念应该是甜蜜的,我无法忽视自己内心正在越来越泛滥成灾的思念,它是酸涩的。终究还是抵不过这种类似煎熬的想念,你说:让我去找你吧?我要去挖墙角。 你说:我告诉了妈妈,说我在北京遇到一个我喜欢的女孩,但是人家有男朋友,我要把她抢到手。 “那你来吧。”我说。
   又是机场,看到你提了两个大行李箱,真的准备在北京陪我了,幸福又担忧着。
   不是我贪心的想脚踩两只船,在北京我所有的一切全是他给的,在社会上飘荡了几年终于在他的公司落下了脚,离开他代表着我将会失业,随即面临着生存的窘境。而你,只是个被父母宠着的孩子。你不知道在这个肮脏社会立足下来有多难,重新开始一段生活远比重来一段感情要艰难的多。而他承诺:再奋斗两年,他娶我。这对于一个想要拥有一份安稳生活的我来说,是多大的诱惑。
在北京帮你找了房子,我在两个男人中间忙的焦头烂额 进退两难。后来发生了的事情也让我彻底的做了选择。
   看到你和前女友的信息和你说让你回去找她的时候,我已经在去郑州哥哥家的动车上。因为我只看到五个字:宝宝,我想你。我知道现在我也和两个人纠缠不清,我没有立场和权利让你只属于我一个人,但你还是成功的伤到我了。我要离开,我再经不起我喜欢的人心里还藏着另一个,那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北京–郑州,5个小时。你在我到郑州一小时后找到了我,你说你舍不得,心瞬间柔软了,忽然发现我已经离不开眼前人了。虽然你多么的不成熟,你也没有足够宽大的肩膀来保护我甚至有可能会把我伤的体无完肤,但无论结局怎样,我认了! 
   又回到了这个现实又压抑的北京,我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居然三车才装完。看到乱七八糟的东西堆满了你的房间,我很幸福……
   我们把两台电脑并在一起,一块去下FB,一块去杀人赚OBS。1.5龙之影开放了,我说我喜欢暗龙的头饰,你去冲了裁缝达人整晚不睡的帮我做面纱和花头巾。看到别人穿那么华丽的公主裙,我又开始碎碎念,你找人去50FB帮我刷。水精灵帽子、天族boss的帽子、火焰头饰,所有我喜欢的你弄来给我,把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蹲在黄金殿堂门口让人羡慕,我总是很得意的告诉别人:我老公给做的。我们甜蜜的整天整天的腻一起,拉着窗帘全裸着在房间里到处走动。
   如果这种幸福是梦,我宁愿一睡不起在幸福中死去。
   可是是什么时候,你开始叫别人宝贝?开始和她打情骂俏,老婆老公 哥哥妹妹?我可以装作无视的一次一次把她从你QQ和游戏中删除,你却一次又一次的添加上,我很累也很怕,我现在什么都没有,只有你了。如果失去了,该怎么办呢?
   昨天,背对着你的时候,你叫错了名字。你最终把最后那根致命的稻草放上了。鼓足勇气,尽量的让自己声音不颤抖,尽量的抑制住哭腔:老公我们分手吧。 在你问我后不后悔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开始后悔,但是我该死的自尊让我违心的摇了头。 你说:好。
   晚上十点多,我冲到朋友家拉着要睡觉的哥们喝了四瓶啤酒。我大着舌头告诉朋友:好久没喝酒,酒量下降那么厉害呢。回到家,你漠然还无表情的样子刺痛着我的眼睛,你说你睡了。打开电脑,进游戏,杂货店买了分解钳子,把那些耗费几个月心血的装备全拆成了强化石。世界上喊话:小七即将告别永恒,材料和生活用品全部1基纳出售。看着最后剩下的,你帮我做的头饰和公主裙,回头看一眼熟睡的人,都要分开了,你还可以那么安稳的睡着么?你不难过么?你不留恋么? 为什么我今天的眼泪流的比一年的都多?为什么三个月的感情比三年的感情更让我放不开手?颤抖着手,把这些我很珍爱的东西改造在别的衣服上面,赠送。
   很多人M聊,挽留,全刷屏刷了过去。我不要再犹豫不决,对不起,希望你们记得我。
   梵高告诉我:所有的东西都分为三个阶段,欲望或理想、过程、无聊。
   我说:我的理想是嫁给他,但是它已经在过程中夭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