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回家除了写稿子,就是被妹子逼着看陪她看《古剑奇谭》电视剧,每周陪着百里屠苏和他的基友们缠缠绵绵唧唧歪歪,为了妹子还不能吐槽那红光闪闪的煞气和连游戏都不如的动画特效。

满眼都是那把布满肿瘤的焚寂剑、那只长着猥琐浣熊脸的狐狸、那个下巴尖得像蛇精病的女主角。每天早上我都要在噩梦中被欧阳少恭暧昧的眼神甜丝丝的声音惊得汗毛倒竖晨勃不能。

《古剑奇谭》游戏地址:点击下载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整部电视剧,演技最好的是方兰生的那块搓衣板,无声无色,神物自晦,这才是大艺术家的风范。

我和妹子讲:“当初这款游戏不是这么糟糕啊。”妹子缠着我把游戏翻出来给她玩,一玩之下,她怒骂不止——什么坑爹的玩意儿,转个身都这么费劲,是我玩游戏还是游戏玩我啊?吓得我连古剑二都不敢给她玩了。

我只能说——你呀,图样图森破,不懂得咱们家国产游戏的情怀,这游戏当年可算得上是十年罕见的良心之作了,业内有口皆碑的。妹子语重心长地说:“我终于知道你们业内的游戏有多烂了。”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这件事让我反思良久,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什么才是好作品?我妹子是个普通女子,容易受潮流和广告影响。

她也不怎么玩游戏,但玩的时候,明显分得出好坏美丑,偶尔试了一下《御天降魔传》的试玩版,她说:“好歹很流畅,玩起来不感觉反人类。”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自古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善医者无煌煌之名,真正牛逼的都讲究闷声发大财,先做好自己。做成功的事情,总是靠做出来的,而不是靠嘴炮和广告打出来的。

当年孙大炮四处演讲借钱造噱头,结果一事无成,人家武昌首义不过就是俩士兵振臂一呼的事情,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苏秦没什么文化的时候,读了一点皮毛兵法外交,就自以为文韬武略,干啥啥都成,跑去找秦王献连横之术,结果秦王看出他是个键盘政治家,直接说:“鄙人羽翼未丰,还不能用先生的神机妙算,先生还是回家吃饭去吧。”

嘴炮大侠苏秦深受羞辱,回家闭门不出,悬梁刺股发奋读书,这才有了后来挂六国相印,合纵天下诸侯的事情。所以说——真正干事的人话都很少,若把精力和噱头都放在打广告造噱头上,那他根本不是想来干事的,而就是个妄图一本万利空手套白狼的大忽悠。

国人做事的风格向来如此,宣传嘴炮多过实干,兵马未动嘴炮先行,事情还没做,就能吹成十年磨一剑呕心沥血,事情做了三成,就敢广告打得震天价响,说什么带给你当初的感动,八字还没有一撇,就敢单方面宣布成功。

陈寅恪先生说过,中华民族真是奇怪,五千年了,基本上是在混,不过能混五千年真的很伟大,很了不起。

著名汉学家顾彬先生曾来杭州做讲座,说中国人都在混日子。他说混日子不是说现代的中国人混日子,中国人从来就没有不混日子的时候。

别嫌二位学着的话难听,事实就是如此。我们的思想过于简单,我们想得最多的是生存,而不是生存的质量和尊严。

我们的《古剑奇谭》完全证明了这个观点,烛龙当初做游戏就是为了挣钱,而不是为了什么伟大的目标,建立一个行业标杆,并且为之奋斗。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古剑一》之所以口碑不错,除了质量的确不错之外,更在于铺天盖地的宣传造势、借势、挟持希望国产复苏的名义,当时的确用心了,所以时来天地皆同力,无论是媒体还是我们玩家基本都竖起了大拇指,起码比某些十年一感动的强得多,各种别扭我们都忍了。

我们曾经也有过很美好的幻想,希望《古剑》系列能够出淤泥而不染,摆脱《仙剑》《轩辕剑》的影响,走出自己的道路,像一代那样继承自己的血统,开创自己的路子,结果《古剑二》狠狠扇了我们一个耳光。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我们终于明白,他们根本不是要建造一个长远的品牌,做长远的业内良心,而是借一代的成功、品牌和脑残粉的支持,撕破脸继续圈钱,有没有未来他们不关心,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上古卷轴》从《竞技场》到《晨风》到《湮灭》再到《天际》,人家几乎都是数年磨一剑,一声不响,不到作品大成的时候,截图都不敢拿出来炫耀。

即便是被大家骂出翔的EA,《龙腾世纪2》面世后被骂的狗血淋头,但人家公司和工作室站出来向玩家道歉,更加努力地去做第三部,什么时候敢大言不惭地说:“我们做的是情怀和感动,你们不懂!”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所以大家可以看到,为什么《上古卷轴》、《使命召唤》、《战地》、《龙腾世纪》一代又一代,生生不息,人家做的不是一天的品牌,人家每一次都在做品牌做良心。

我们的国产也不是没有优秀的作品,但只要优秀一两次,就不再关注质量和品牌,而是变本加厉地消耗玩家的支持和感情,他们不在乎品牌的垮掉,也不在乎全天下的差评,他们只关心银行里的数字。

我们可以看到——商人和艺术家是有区别的,他们出发点不同,艺术家大多是要完成心中伟大的作品,而商人则是为了利润无所不为!

微信之父张小龙说过:“因为用户没有感觉到爽,很多大公司能够过‘技术’这一关,但他们缺乏的是艺术,缺乏的是哲学层面上的思考。”

咱们这些游戏公司、电视剧制作人,离哲学距离比较远,但不该连个“艺术”都做不到。

是的,《古剑二》有场景、有动作、有剧情,但他们把场景做成了假大空,把动作做成了预演动画,把剧情做成了喋喋不休没完没了的配音,别人有的他都有,这不是努力,而就只是为了那些事先排演好了的噱头,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你不是点了这几道菜吗,我都给你,好不好吃那就不关我的事了。艺术不重要,钱才是最重要的,你管我的狐狸长着浣熊脸,还是我的屠苏一副面瘫脸?

可为什么人家《御天降魔传》就可以虚心听取玩家意见,推倒重做了一年?不还是态度问题?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古剑奇谭》电视剧借着《仙剑》、《轩辕剑》等游戏改编电视剧的春风奋起直追,连那些不玩游戏的妹子都痴迷不倦,大有风靡一时的架势。

但这电视剧是否能达到大众心中的高度,看到那些滞涩缓慢的剧情,不合理的举措和台词,那些花里胡哨不伦不类的表演,那些过犹不及的基情和暧昧,相信大家心中早有判断——《古剑》电视剧风靡不风靡和它本身的质量毫无关系,大众追的只是情怀和感动以及一哄而上的热闹劲。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再如大神于正的那些电视剧,是否真是因为电视剧本身的魅力而火爆,还是由于于正老师每一次都别出心裁的宣传和造势?

你要知道屎放在锅里加上生姜八角香油花椒爆炒一下,也会散发出一些独特的气味,而本朝的人们,最习惯嗅着气味一哄而上,懒得消耗动脑筋的能量。

当今的中国,极少有文学、艺术、娱乐界的人士能够静下心来干一件正经事,他们把智商和精力都放在宣传炒作,攻击自己的敌人,给自己脸上贴金这些事上。

当年张纪中号称从不看金庸小说,而高希希自称没有读过《三国》原文,然后他们都拍出了风靡一时的电视剧,不管好赖美丑,他们在当年都是名利双收,得到了一切想要的。

如今的于正大神,不过是有样学样、亦步亦趋,甚至添上了一点小丑的伎俩,将它彻底发扬光大,所以我们见到了真的的教主爱上令狐冲,所以我们见到了乔帮主手持超长版电动XX,踩着滑板牛逼哄哄出场。

我们不得不发问:为什么他们有胆量一次又一次消费受众的金钱和耐心,一次又一次辜负受众的感情和期待?

要知道传播学有一个基本的原则——受众本位,意思和卖东西一样,你要把任何一位顾客当做上帝,而作家、导演、游戏公司,则要关注一般受众的感受和体验。

而为何我国的作家、导演、游戏商家,就胆敢一次又一次侮辱受众的智商?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中国人的伪爱国情怀? 我们就是这样惯坏了他们

我觉得,不怪他们,是我们惯坏了他们,我们一直拿情怀和感动来委屈自己,明明吃了坏东西还要感激涕零说好吃无比,我们在他们的作品面前失去了明辨是非的能力,失去了节操和智慧。

就像《皇帝的新衣》中的那个蠢货皇帝,被玩弄于鼓掌还不自知,还要施施然光着屁股出去游街卖丑,这才是真正长骗子气焰的地方。好的东西被我们无视,烂的东西却被我们奉若至宝。

我们是这样惯坏他们的——一个骗子,拿着一口锅和一块砖头来到街上煮汤喝,吆喝着要煮一碗千古第一绝世好汤,我们这群围观的不明观众,却像被洗了脑一样为他伟大的梦想和情怀所感动,每个人都不由自主都给他汤里加点料,有人加点葱花,有人加几块豆腐,更有丢入肉片的……

最后“砖头汤”大成,骗子空手套食材,转了个盆满钵满,围观群众吃着自家白花花的银子,称赞别人家无中生有难吃无比的汤!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